學習篇

返回

林書豪談讀書壓力, "我也嚐過非成功不可的壓力"

內容提要

在美國科技最領先的地方,不堪學業壓力而陷入抑鬱甚至自殺的高中生已經成為令人擔憂的社會現象。林書豪正是來自灣區的孩子,他對於這樣的學業壓力自然非常熟悉,這篇文章也引來他的感慨,他在臉書上發出一篇文章,呼籲改變這種現狀…

放下心頭的重擔,成功要由自己來定義

許多亞裔家庭重視成績,亞裔學子或多或少嚐過深怕成績不夠好、讓父母抬不起頭的滋味。NBA夏洛特黃蜂後衛林書豪上週在臉書寫了一篇誠懇的長文,和粉絲談談自己高中時自己被課業壓力追得喘不過氣的經驗。林書豪曾經也相信分數就是一切,但隨著年歲漸長,才懂得成功要由自己來定義,也終於放下心頭的重擔。

林書豪就讀的栢拉亞圖高中(Palo Alto High School)位於矽谷邊緣,他寫道:「讀高中時,非成功不可的壓力,我再清楚不過。」

林書豪說:「我每天都想著,每一份回家作業、每一項計畫、每一次考試都可能帶來不同的未來,決定我會讀好大學或是平凡的大學,決定我會成功或失敗,決定人生幸福或悲慘。」

林書豪自己的NBA路也是一波三折。他在栢拉亞圖高中擔任得分後衛,但NCAA第一級分區的學校沒有提供給他任何體育獎學金。沒有體育獎學金的哈佛大學助理教練霍登(Bill Holden)一開始只評價他「和其他一般般的高中球員一樣」,要他考慮分區第三級分區。霍登直到在業餘大西洋聯盟賽事碰巧看到林書豪比賽,才看見他的潛能。後來的故事大家都很熟悉。

因為考不及格的噩夢而渾身大汗地驚醒

林書豪談到高中拿好成績的課業壓力,憶起他曾經有無數個夜晚,因為考不及格的噩夢而渾身大汗地驚醒。他認為GPA、SAT分數和大學申請結果是成功的「唯一指標」,他唯一能逃離課業的出口,就是週末的籃球比賽。

瞭解我的價值在哪裡,而不只是我的分數

但接著一切改變了。「高中一年年過去,我瞭解到雖然有成功的壓力,我還是得做出個人選擇,自己定義我的成功和成就。我從兄弟、牧師和朋友那裡瞭解我是誰,我的價值在哪裡,而不只是我的分數。」信仰虔誠的林書豪說。

林書豪說,他在生命的每個階段,都要重新上這一課:

成功和失敗都轉眼即逝

「這個世界總是要你完成更多、做更多、更成功。我進哈佛之後,還是有得到好成績、在哈佛出人頭地的壓力。林來瘋之後,還是有每場比賽都拿出好表現、入選明星對抗賽、贏得總冠軍的壓力。我還是胸懷大志,做每件事都全力以赴,但我知道成功和失敗都轉眼即逝。」林書豪上Palo Alto High時,坐旁邊的班上一個同學和朋友分別自殺,這些經歷讓他更有同理心,去聽可能陷入困難的人傾吐心聲。

到今天為止,已有1695人分享林書豪的臉書文章,很多粉絲都感謝他的發聲,他們很多人都在競爭激烈的加州唸高中,對心靈健康議題很有共鳴。

 

以下是林書豪臉書貼文的譯文:

我在灣區長大,向來對全世界最棒的城市栢拉亞圖深感驕傲。我和許多人一樣,讀了《大西洋月刊》本月號的「矽谷自殺問題」專文,讓我開始反思自己就讀巴羅艾托高中時的經驗。

讀高中時那非成功不可的壓力,我再熟悉不過了。我清楚記得剛進高中時,腦中塞滿了未來4年GPA會左右我人生成敗的念頭。我每天都想著,每一份回家作業、每一個計畫、每一次考試都會創造差異,決定我會讀好大學或是平凡的大學,決定我會成功或失敗,決定人生幸福或悲慘。

我記得星期天的夜晚常常睡不好,因為夢到考試不及格,大汗淋漓地驚醒。我很怕星期天,因為星期天代表我週末的籃球賽時光結束了──我很珍惜這個逃離課業的出口──接下來我一整週都得在學校面對密集的壓力。我感覺到壓力從四面八方而來──父母、同儕,而最糟糕的是,壓力也來自我自己。我覺得我在高中只有一次機會,GPA、SAT分數和大學申請結果是衡量成功的唯一指標。

我記得,有一天我參加小組討論,有人問一名大學生,「你在高中最後悔的是什麼事?」我預期會聽到他錯失了哪些機會或道路,他卻出乎意料回答,「我最遺憾的就是沒有更享受高中生活,太過重視我的分數和考試成績。其實我甚至不記得SAT考幾分」。我寫過的模考題多到連自己都算不清,有一天我竟然會連自己的SAT分數都不記得?!

隨著高中生活一年一年過去,我瞭解到雖然有成功的壓力,我還是得做出個人選擇,自己定義我的成功和成就。我從兄弟、牧師和朋友那裡瞭解我是誰,我的價值在哪裡,多過我的分數。從小到大,父母總是說,「盡力而為,相信上帝的安排」。當我真正瞭解這句話的意義時,才終於除掉肩上的重擔。

把自己跟成績分開來,並不是容易的事,我在人生每個階段都要重新學到這一課。這個世界總是要你完成更多、做更多、更成功。我進哈佛之後,還是有得到好成績、在哈佛出人頭地的壓力。林來瘋之後,還是有每場比賽都拿出好表現、入選明星對抗賽、贏得總冠軍的壓力。我還是胸懷大志,做每件事都全力以赴,但我知道成功和失敗都轉眼即逝。

當我還是巴羅艾托高中的新鮮人,坐我隔壁的班上同學自殺了。我記得當時很難意會過來,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一年後,一個朋友自殺,我在近處體會了他們摯愛與社區內感受的哀痛。接著我瞭解到,我們周圍的人背負了許多看不見的重擔。我告訴自己,我要試著以更加體貼、開放的態度來面對他人的困難。

我們或許不知道該怎麼徹底解決這些問題,但我們可以花更多時間來真正傾聽彼此的想法,向他人伸手、表達同理心。我沒有什麼很棒的真知灼見,也不是很清楚現在的高中生怎麼過日子。我知道我對巴羅艾托很自豪,這是個韌性非凡的社區,大家都努力在學習對彼此付出更多關懷、照顧。我希望我的個人經驗可以提醒其他人,他們的價值遠遠不是成績能夠相比擬的。

 

參考資料:

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73272

https://www.facebook.com/jeremylin7/posts/1709493672618567

http://www.theatlantic.com/magazine/archive/2015/12/the-silicon-valley-suicides/413140/

http://www.vice.com/read/student-teaching-0000748-v22n9

返回